新行业新岗位④ 动辄年入千万、只要打游戏就能赚钱?90后游戏女

发布时间:2018-06-05 15:53:53

新行业新岗位④ 动辄年入千万、只要打游戏就能赚钱?90后游戏女

  屏幕里,持8倍镜AWM狙击枪的女性角色”ada_gogo”一枪将掩体后的另一玩家爆头击杀,以19杀的成绩“强势吃鸡”。镜头中,长相甜美“时尚范儿”,嗓音有些沙哑的女主播Ada,对着麦“撒娇”:“觉得小姐姐玩得不错的,给小姐姐点个订阅!”

  从冲刺考研的女大学生,不到半年转身成为人气颇高的《绝地求生》女主播,这一切都在Ada原本的人生规划之外。“最初做直播是为了证明女性玩家并不弱势,现在变成了我热爱的职业。”

  随着电竞业崛起,游戏主播这一新职业也受到很多爱好网络游戏的年轻人追捧。一方面,网上充斥着“年入千万“、“亿万身价”等各种传闻。另一方面,不少人都给游戏主播尤其是女主播贴上“不务正业”的标签。那么,这个行业到底靠不靠谱?游戏主播的生存状态是什么样呢?

  在接触《绝地求生》这款网络游戏之前,在重庆读大学的Ada,原本的人生轨迹是全力备考翻译专业研究生——本科读的是工商管理专业,毕业后才决定跨专业考研,很多人觉得她“疯”了。大四毕业后的半年里,Ada报班学习口译,泡图书馆刷题,全力冲刺。压力大的时候,她就通过玩网游来调解。

  2017年,FPS(First-person shooting  第一人称射击)网游《绝地求生》几乎一夜之间风靡全球,也吸引了大量的中国玩家加入“战局”。每当玩家赢得一局游戏,屏幕上就会显示“大吉大利,晚上吃鸡”(翻译自英文原版“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”),“吃鸡”随之成为游戏的代名词。

  “大家都说这个游戏很有难度,但我才玩两局就‘吃鸡’了,觉得自己挺有天赋的。”说到游戏竞技水平,Ada毫不掩饰嘴角的得意。起初是抱着挑战的心态试玩游戏,出人意料的,她很快就在游戏里证明了实力,也找到了乐趣。“这个游戏很刺激,比如你在屋子里‘搜枪’,突然听到耳机里传来脚步声,有其他玩家进来了,整个人一下紧张起来。特别是能在里面‘杀人’,爽爆了。”

  没想到,她的性别却遭到其他玩家质疑。“很多人不相信我是女玩家,有人说我开挂,有人说肯定是男朋友代打的。当时就觉得女玩家被‘歧视’了,很气。”去年10月,Ada在虎牙注册账号,开始直播打游戏,“单纯为了证明自己真是女性玩家,就是这么刚。”很快,一些玩家注意到了这个“人美枪还刚”的女主播——游戏玩得好,喷队友也豪不留情,Ada有了最初的几十个粉丝。“每次直播,这些粉丝都会看,不断发弹幕夸我枪法精湛,还会送礼物。有时候几天没直播,粉丝也会留言催我上线。”获得了认可,也有意料之外的收入,渐渐的,她发觉自己愈发割舍不下“游戏主播”这一角色。

  彼时,网络直播行业风头正劲,发展迅猛,屡屡爆出当红主播年入千万的消息。跟很多渴望成名的年轻人一样,Ada也看到了这个行业光鲜的一面,加之对游戏的热爱,于是萌生成为一名专职游戏主播的念头。

  当她把这个想法告诉家人时,却遭到父母极力反对。准备了大半年,临近考试却突然放弃,还要做“不务正业”的游戏主播,Ada预料了到父母的反应。“以一个月为限,如果没有稳定收入,就重新考研。”Ada态度坚定。拗不过她,父母勉强点头。

  刚成为主播的日子其实并不容易。作为小主播,Ada起初每次直播的人气值连100都不到。而现在,她的直播场均人气值超过5万,最高一次达到了20万。

  人气增长发生在Ada被经纪公司发掘之后。类似于挖掘娱乐明星的星探,在电竞圈里,也有人长期潜伏在各大网络直播平台的直播室里,发掘有潜力成为网红的小主播。“‘吃鸡’打得好的人多,好看的主播妹子也多,擅长跟粉丝聊天的主播更多,不过,‘三合一’的主播,其实不多。”在经纪人眼里,Ada是这个圈子里不可多得的“好苗子”。

  今年3月,跟上海一家电竞公司签约后,Ada从重庆搬到了上海,花4000多元租了一个40平米的一室户公寓。对于游戏主播来说,家不仅是生活的地方,也是工作的地方。Ada家中,客厅靠窗的角落被隔成工作区:两盏影棚级的补光灯,两块电脑屏幕,一把白色皮套的电竞椅,背景是白色带花的窗帘和几个毛绒玩具。

  “如果一段时间不出现,很容易就被忘记或取代,这在主播界是潜在的规则。”Ada每天要保证至少8个小时的直播时间,目前是从中午12点持续到晚上8点。下播后,她还要和团队复盘当天直播的表现——反思游戏中的失误,练习操作提升技术水平;总结和粉丝互动的效果,观看其他主播的直播内容,学习与粉丝互动的技巧;还是录制游戏教学视频,将内容分发上传至各大平台,以期扩大影响力。这些工作全部完成已经凌晨1、2点。

  一觉醒来已近中午,Ada又要赶着化妆、调试设备,准备直播。经常一天只能在下播后吃一顿饭,肠胃出现过问题。

  经纪公司有严格的规定,直播时不能吃东西只能喝水,上厕所空场时间不能过长……每次开直播,Ada都会先放几瓶水在旁边,润喉糖摆在电脑前,不然话说久了,嗓子受不了。“但又不敢喝太多水,怕膀胱受不了。”说完,Ada朗声大笑起来,乐天性格展露无遗。

  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4小时,从3月到现在,她只休息了两天。像Ada这样超负荷工作,在游戏主播圈内几乎是常态。去年,年仅20岁的《王者荣耀》游戏主播“孤王”因长期通宵直播,昼夜颠倒,最终不幸猝死。这一新兴职业从业者们的辛酸才被人知晓。

 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,只要女主播长得好看,唱唱歌、跳跳舞就能博人眼球的阶段已经过去了。“毕竟一样的面孔、一样的才艺,看多了就会有审美疲劳,只有在直播内容和表达方式上不断创新,才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,这就会有压力。”

  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,镜头前有多光鲜,镜头后的主播就背负着多大的压力,甚至是牺牲健康换取人气。“这是碗青春饭,趁年轻,再不搏就没机会了。”做专职主播后,Ada的生活除了工作就是睡觉,外人看来单调、清苦的生活她享受其中。

  游戏主播大致分为三种:一种是技术流,操作亮眼让观众大呼过瘾;一种是娱乐卦,巧舌如簧让观众喜笑颜开;还有一种是颜值派,靠长相就能赢得万般宠爱。Ada想成为第一种主播。

  今年5月,虎牙举办《绝地求生》“天命杯”春季赛,和50名职业电竞选手30名专职游戏主播同场竞技,Ada最终取得第33名,战胜了一些职业选手。这个成绩让Ada颇受鼓舞。

  “其实电竞圈对女孩子是有一些歧视的。”有次,Ada在直播中遇到了个“喷子”,说“女的玩游戏就是菜”“肯定开挂了”,说了很多带有歧视和侮辱性的话。她盯着屏幕上飘过的字,像“对面有个人指着自己的鼻子骂”,感到很委屈。

  Ada的性格很耿直,一开始遇到喷子她会直接回怼,但随着人气不断上升,她也有了“偶像包袱”。“现在平台管得严,对于主播的言行举止都有要求,公开与喷子对骂肯定会被罚,也有损形象(笑)。”遇到的喷子多了,Ada也逐渐看开:“这些无缘无故骂我的人,只是在找宣泄情绪的出口,不用太当真。”

  在生活中,Ada也很少跟人提及自己的职业,怕不熟悉电竞领域的人对游戏主播有误解,“在大部分人尤其是长辈眼里,从事这份职业是‘不务正业’,没有前途。”

  最让她欣慰的是,曾极力反对她从事游戏主播的父亲,如今成了她的死忠粉。“我每天都会看女儿直播打游戏,就像看一部百集连续剧一样,会为她在游戏里的‘命运’而担忧’。看她‘吃鸡’是我每天最开心的时刻”Ada的父亲告诉记者,一开始反对是因为对电竞完全不了解,通过看女儿直播、跟经纪公司沟通,对这个职业有了更全面的认识。“现在很支持她做游戏主播,也相信她一定会把这个职业做得很出彩。”

  在经纪人和父亲眼里,Ada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成长速度也很快。不到半年时间,她在虎牙《绝地求生》板块人气排名前30,从数以十万计的主播中脱颖而出。不过,要成为名利双收的头部主播,Ada还有一段路要走。

  “我现在每个月的收入比一般白领多,但真的没外界想象的那么高。”Ada毫不讳言,想赚更多钱:“收入是衡量一个主播成功与否的标准,我还算不上成功。”与“头部主播年入千万”的消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直播行业相关报告显示,月收入过万的主播不到一成。对于主播行业巨大的收入差距,Ada经纪人拿影视明星与之类比,“一线明星一部戏片酬上亿,而名不见经传的龙套演员一年可能也就赚几万块钱。游戏主播也属于娱乐业,用现在的话说,有流量就有钱。”

  Ada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靠粉丝送的“飞机”“挖掘机”“藏宝图”,与平台按五五比例分成。而年入千万的头部主播的主要收入,则来自平台的签约费和商业收入,例如活动站台、通告和广告等。

  一些业内人士分析,伴随着商业规则的逐渐完善,大多数游戏直播平台也将走向竞争与逐利的道路。跟前期主播凭借个人能力也能蹿红不同,现阶段,游戏直播平台开始转向培养自有主播。“与平台有合作的主播会在分成比例上获得相应的优惠。平台也会把更多的推荐资源和露出机会给签约主播。如果没有经纪公司的运作,个人主播很难再有机会出头。”

  游戏主播是一个门槛很低的行业,竞争者入场越简单,竞争的激烈程度就越大。“很多爱玩年轻的人,正是读书的时候。一些人抱着念不好书就去打游戏的心态成为游戏主播,这肯定不对的。”在Ada看来,电竞业对游戏主播的职业水平、反应能力和身体素质都有较高的要求,“这不是一个轻松的行当。”

  前面有大牌主播当“天花板”,后面是层出不穷的新人主播不停追赶,朝着成为头部主播的目标,Ada丝毫不敢放松。